首页  »  民俗民风

热点文章
站内搜索
湖广动态

会馆与办事处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1-1-10 11:19:10 浏览量:
        会馆与办事处谁先问世,这就同“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一样不好分辨,汉时出现了一种“郡邸”文化,它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官办的郡邸,设有邸丞,隶属于大鸿胪,这类郡邸应属于各郡设在首都的办事处;一种是民间商办的郡邸,属于民间社团形式的会馆,因此,会馆与办事处,两者同源于汉代的郡邸文化,它们是一母所生的孪生兄弟。
        会馆与办事处在2000年的封建社会中,曾因其性质不同而发生不同的裂变。两晋时期,江南的会馆被称为“香堂”或“宗祠”,将会馆的地缘关系转为血缘关系;因此,隋代江南出现会馆一名时,主要的会馆是宗姓会馆。宋元时期,由于行业的分化,会馆多是同业公所形式。明清时期,会馆出现百花齐放,有商业会馆、同业公所、牙行坐办、试子会馆、殡仪会馆、同乡会馆、同宗会馆、同姓会馆、猪仔会馆、梳女会馆等等。而办事处因指中央政府设在地方的常设机构和地方设在中央所在地的驻外机构而言,因此历史上的办事处名称繁多,如:辽代中央政府设在陪都的“会同馆”;元代中央政府设在贵州的“宣慰司”;明代中央政府设在江西景德镇的“督窑府”;清代中央政府设在西藏的“驻藏大臣”等等,均是不同名称的办事处。清末,办事处一名开始见诸于史端,主要是中央政府设在海关、矿山负责征缴税收的办事处机构;北洋时期,逊位的清廷皇族为了勾结外国势力,复辟满清王朝在天津设立了清廷皇族驻天津办事处;抗战时期,办事处风起云涌,种类繁多,有中央政府设在各国的大使馆、领事馆、代办处;中央政府设在各省市的办事处;有各省市政府设在首都的办事处;有各党派设在各地的办事处;有军队设在各地的办事处、留守处;有工商厂矿设在各地的办事处等等。因而可知,在封建社会时期和资产阶级统治时期,会馆与办事处是并存的、不同性质的两个机构。
        会馆与办事处的不同性质,主要区分在会馆是民办社团组织,是由民间自行结社、集资兴建的活动场所;会馆负责人均由民主选举产生,经费自筹;会馆同仁要具有地缘、血缘、业缘关系。而办事处则是具有政府行为的驻外机构,具有代表政府行使权力的职能,办事处的经费全部由政府行政拨款,办事处官员均由政府任命,而办事处同仁之间不存在地缘、血缘等关系。因办事处具有政府行为,所以中央设在地方的办事处有权辖制会馆;但办事处因是民间结社,其影响力却远远超越办事处,因而中央设在地方的企业监督机构,往往要依赖于会馆的社会影响,才能如期完成中央政府交给的任务。因而会馆与办事处虽然是一娘所生的孪生兄弟,但其发展的历史却不同,以至于后来竟分成了两种不同的文化。
        会馆与办事处,一个是民间社团;一个是政府机构,因而决定了它们不同的命运。正应为它们的性质不同,它们的宗旨和目的也不同,会馆虽然种类繁多,但因其宗旨在于维系、团结、和睦同乡、同宗、同行业的地缘、血缘、业缘的关系,所以它含有义务性、便民性,而会馆同仁之间利益均沾,无论官民、绅商,在会馆中均可不受任何拘束,相互交往、拉帮结派。会馆因是社团性质,同乡官员在会馆中可以自行结社,也可以利用自己的权限为会馆、为同乡做些善事,贡献大的,同乡会可以将其供奉在会馆的乡贤祠中,使其留芳千古。而办事处是政府的外驻机构,同仁之间不存在地缘、血缘、业缘关系,因而也就没有义务性、便民性,并且要秉承封建社会“内官不允许交接外臣”的严格规定,办事处官员即使身处内外官场之中,也只是完成好本职工作,绝不敢随意妄为、相互交往。办事处官员要是利用手中的职权,为监管企业减免国家税收、允许海关走私贩私、慷国家之慨赈济乡里,那就会背上个贪赃枉法的罪名;若以办事处名义结交外官,搞不好就会身首异处,成为乱臣贼子。
        会馆因是群众团体,所以它可以设立分支机构设,各地商务会馆、同业公所、牙行坐办为了解决长途运输及货物管理问题,纷纷在各主要交通城镇设立坐办、驿馆,即办事处,以此加强商帮、行帮会馆的控制能力,保证货物的畅通无阻。如:辽国设在郡县之间的馆驿,就是商务会馆的驿馆,从辽陪都(北京)北门起,至古北口,中途就设有望京馆、金沟馆、新馆、卧如来馆、柳河馆、打造部落馆、牛山馆、鹿儿峡馆、铁匠馆、富谷馆、通天馆,馆与馆之间距,少则20公里,多则40公里,这些商务馆舍,不但为往来商旅提供了寄宿条件,还为商帮的长途贩运提高了运输能力。在海外的会馆山庄(殡仪会馆),为了提高接待能力,也在各地设立办事处,专门用来接待来山庄扫墓的同乡。反之,办事处却不能在各地设立会馆,中央政府设在各地的办事处相互之间也不能沟通,它们的职能被限定在专为政府管理某项事物上,绝不允许越雷池一步。因此,会馆文化的内涵往往要多于办事处文化,其文化涵盖面也大于办事处。
        会馆与办事处之间虽然公私分明,但任何事物之间都会有潜在的联系。据考证:明清时期,会馆与办事处曾出现过合流现象。如:福州台江区的柔远驿,始建于明成化年间,是明朝中央政府专为接待琉球国朝贡使者和贸易而设在福州的办事处。随着时代的发展,柔远驿逐渐演化成为琉球商民住福州的商务会馆,民称“琉球馆”。清时,因“内官不允许交接外臣”的严格规定,外省督抚在京师不允许设办事机构,进京朝觐的官员多居住在官办的会同馆或私邸、会馆中。一些权臣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又恐被朝廷所察觉,因而开始打会馆的主意,企图将民办的会馆演变成官办的办事处,所以加快了会馆与办事处合流的步伐。清中叶,满族八旗在外省做官的人为了保证八旗官员之间的相互联系,他们在各省创办了一批八旗会馆,这些会馆只允许八旗官员进住,异族官员不得入内,因而这些八旗会馆,实际上是八旗官员设在外省的办事处、联络处。清同治年间,左宗棠统帅湘军西征新疆分离主义分子,新疆收复后,大批湘军奉旨留镇新疆、甘肃等省,湘军官员为了联络乡情,在新疆、甘肃修建了大量的湖南会馆,这些湖南会馆只允许湘军高级官员、将领入内聚会,外人不得入内,因而这类湖南会馆也形同于官办的办事处、联络处。而最为著名的会馆办事处,则是清同治8年(1869年),湖广总督李瀚章与其弟直隶总督、北洋大臣李鸿章联络淮军将领集资在北京宣武区孙府遗址建成的安徽会馆,该馆严格规定不纳同乡、科举之士及商贾,除淮军将领、州县、参将以上的官僚概不准入内,所以安徽会馆只是李鸿章兄弟联络淮军将领、官吏的场所,有时李鸿章还在安徽会馆中接见外宾,使安徽会馆成为淮军的驻京办事处,在京城独享盛誉。会馆办事处废天下公益事业,以会馆之名结党营私、障人耳目,以回避清政府“内官不允许交接外臣”的规定,因此,会馆与办事处是在满清王朝微弱之时所出现的一种独特现象。
       新中国成立后,会馆因其独特的宗旨,成为国民党遗贵、军警宪特隐藏、潜伏的场所;同时,由于会馆同乡会的集资、管理能力衰退,致使许多会馆房产得不到及时的修缮破烂不堪,因而给刚刚解放的北京市治安及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了诸多隐患。为此,1956年,22省政府将其在北京的407所会馆,21600余间房屋,全部移交给北京市政府房管局管理,终止了会馆活动。但山西省政府则没有将在京的38所会馆房产移交北京市政府,而是由其驻京办事处代行管理,后有一部分山西会馆被改成山西省驻京办事处的招待所和宾馆。如:北京宣武区下斜街三晋宾馆,原为三晋西馆,始建于清光绪18年,会馆前有四个院,馆后有一座舫形楼。解放后,三晋西馆被山西省驻京办事处接管,1992年改建为三晋宾馆,专供山西入京办事的领导居住。
新中国成立后,各省市自治区政府为加强与中央政府的联系,解决建设立项,审批计划调拨物资,纷纷在北京成立驻京办事处,自1949年至1956年之间,会馆与办事处是社会主义制度下并存的两个不同性质的机构。1958年,国务院为了更加有效地发挥办事处的作用,明确了办事处的管理规定,并指定国务院事务管理局交际处代行管理各省市自治区驻京办事处,以加强了办事处的管理。同时,各省市自治区废除了民间会馆,将会馆房产用来办学,会馆财产上交国家财政。因此,在社会主义发展的新形势下,会馆的使命寿终正寝,办事处却一花独放无与伦比。文化大革命时期,江青给办事处加上“特务”的罪名,指示红卫兵砸烂了办事处,中央文革亦宣布将办事处撤销,办事处人员全部遣散。与此同时,会馆文物古迹也遭到了各种不同形式的破坏,一对具有不同发展历史的孪生兄弟,没想到却在十年的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了同等的待遇。
        三中全会以后,重点工作转到经济建设上来,国务院指示恢复了各省市自治区办事处,并增设了计划单列市、大型国营工矿企业、建设兵团办事处及地市县联络处,使办事处进入繁盛时期,据1999年统计:经国务院正式批准,隶属于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各省区市驻京办事处管理司管理的办事处达52家;经北京市政府批准成立的办事处,隶属于北京市人民政府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管理的各省市区县联络处597家;共计649家。同时,在文物工作者及民间人士的呼吁下,会馆文物保护也受到国家的重视,在汤锦程先生的“会馆文化”影响下,国家民政部、国家文物局、中国文物学会批准成立了“中国文物学会馆馆专业委员会”,各地政府亦集资修复了北京台湾会馆、湖广会馆戏楼、安徽会馆戏楼、福建汀州会馆、山西平阳会馆戏楼;重庆湖广会馆;上海嘉兴会馆;江西抚州福州会馆等大批会馆文物遗址。社会主义的百花齐放,给会馆与办事处送来了春风,使它们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随着中国的逐渐富强昌盛,香港、澳门先后回归祖国的怀抱,中央政府根据特区政府可在北京设立办事处的规定,允许香港特区和澳门特区在北京设立办事处。然而,澳门特区驻北京办事处成立,却命名为“澳门会馆”,这在会馆和办事处文化中,却是一种独特的现象。
   三中全会之后,国家将重点放在经济建设上,并敞开国门,推行改革开放政策。随着国家政策的转换,现代商务会馆与商务办事处纷纷崛起,海外华人、华侨社团也纷纷在国内建起同乡会馆与商会会馆,使会馆文化重振雄风,而且形式更加多样化,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保留下来的老同乡会馆、商务会馆、同业公所、试子会馆、梳女会馆,也被整修一新,对外开放,成为国家旅游资源。而政府办事处为了适应新的发展形势,也在转换思想,在计划经济时代,办事处只是各级政府的一个附属物,管理封闭,只承担政府工作人员的迎来送往等接待服务工作。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体制的转换,办事处在经济大舞台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在市场条件下,办事处不仅要为政府服务,也要为地方企事业单位服务,不仅要服务于本地区经济,还要服务于区域性经济,更要服务于省际间、国内外的横向经济联系,从无偿向有偿服务转变。同时办事处也吸收了会馆的民间结社、团拜的经验,先后成立了全国各省驻京办事处信息协会、全国各省办事处联谊会,积极组织大型同乡联谊会、经济恳谈会、文化交流会、商贸促进会,充分发挥各地区之间和同乡之间的横向联合的作用,为地方建设服务。
        会馆与办事处这对孪生兄弟,经历了2000年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终于在社会主义社会的改革大潮中,发现并找寻到了两者的共同特征和奋斗的目标,为了早日实现祖国的四化建设、民族的振兴、国家的富强,会馆与办事处这对孪生兄弟第一次缩小了它们之间的剪刀差距走向了大联合、大团结、大合作阶段,在新长征路的起跑线上,让它们携起手来并肩前进,祖国的明天一定更加灿烂,更加富强;海外的华人、华侨也会更加骄傲、更加自豪。

Copyright © 2010 Cqhghg.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湖广会馆 版权所有

备案号:渝ICP备102026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