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会馆之旅

湖广动态
站内搜索
图片展示

    重庆湖广会馆是重庆主城区目前保存最为完整的古建筑群,是往昔湖广同乡聚会的胜地。后来几经兴废,曾作为仓库、厂房等,沉浸于民居的油烟之中。历史是不容遗忘的,重庆会馆作为湖广填四川的历史见证人,鉴古知今,理所当然要受到政府和人民的重视。

    早就听说重庆湖广会馆修缮完工,并已开放多时了,而且在原有建筑群的基础上新修了四川移民博物馆,以反映湖广填四川那一路泪雨滂沱、一路乡情不断的艰难历程。对于我这个来自移民故地湖北麻城的新移民来说,此地便是家乡系泊在巴山蜀水的一叶扁舟。只可惜心存向往,却一直因累牍而无暇前去。

    连绵几天的阴雨过后,好不容易换来半晌薄阳,对于重庆的冬天而言,这也算是难得的好天气了。下午和朋友一起出来转转,朋友说既然你这么有兴趣,就带你去湖广会馆看看吧。我们坐122路公汽在朝天门附近的道门口下车,穿过马路,沿东正街的石板路拾阶而下。虽然东正街离解放碑和朝天门这些现代都市的地标不远,风格却迥然不同,两侧都是些极富重庆特色的老房子,感觉像进入了另一个透着古老的时代。从这里我们便隐约可感受到民俗的演变,历史的沉浮了。下了百十步的台阶来到一条水泥路旁,眼前豁然开朗,远看是连绵起伏的南山,近看是滚滚东逝的长江水,左侧是朝天门隧道的幽幽洞口,右侧一角飞檐便揭起了湖广会馆的面纱。

    站在湖广会馆门口的两颗大树下,抚摸着门前的古城墙,感叹这方福地依山傍水、视野开阔、融入自然,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只可惜现代化的高架桥硬梆梆的横梗于前,让人觉得还是前人更为智慧。在和谐的社会里,建筑与自然也应该要和谐起来。

    进正门,抬眼便是高大庄严的禹王宫,但还是左侧的移民博物馆首先吸引了我的脚步。移民博物馆序厅仿古的建筑、柔和的灯光,让我的思绪随着进入一个已过去但依旧奔腾的时代。从右侧一辆仿古的马车,我想起了荆楚先民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璀璨岁月。我们先祖的楚国是一个与周王朝并肩的南方大国,但这个大国一直为中原所轻视,被视为蛮荒之地,楚人被视为蛮人。开始的楚国是艰难的,蛇虺瘴气、民众愚昧,国王熊氏找来典籍,说也是中原一脉,主动自降一等与各诸侯国为伍。经过几代人的奋斗,楚国日渐强盛,到庄王时期,终于一鸣惊人,得以问鼎中原。这个骄傲的楚国、这个唯楚有才的楚国、这个亡秦必楚的楚国,便最早将他的影响力带到了巴渝。春秋时,因楚国的移民大量涌入,在人口中占据了绝对优势,重庆曾名楚州。这些人似乎是重庆最早的楚地移民,但转念一想,诞生在湖北清江的巴人先祖禀君说起来不也是楚人嘛。荆楚与巴渝的缘分从一开始便是注定了的。

    此后的移民陆续还有很多很多,当我把目光落到展板上中国八大移民聚集地之一的湖北麻城时,历史便锁定了明末清初那个动荡的时代。明末张献忠大乱四川,可怜巴蜀一片天府之国,竟被杀得人烟凋敝,只剩下猛虎横行,举目残垣断壁、蓬蒿遍地。据展板上的图表显示,不少州县的居民杀的只剩十分之一,全川人口也仅以万记。呜呼!历史是历史人物推动的,更是用人民的生命来书写的!世界移民史上的壮举——湖广填四川,就是这种历史条件下的产物。以麻城孝感乡迁出的移民,几乎填充到四川省的每一角落。

    移民的重要来源和集散地麻城,位于湖北省东部、大别山南麓,隶属黄州即今日黄冈市。它北倚巍巍大别山,西接桐柏山,南面江汉平原,一道天堑长江水环绕西南,这里便成了屏蔽江淮、饮马荆楚的宝地。由于麻城地处江淮之间、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上,具有南北兼优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相对于北方,这里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日照时间长、霜期短,四季植被繁茂;相对于南方,这里昼夜温差大、植物光合效率高、果实营养丰富。麻城还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地方,春秋时名为柏举,取北面的桐柏山和绕城的举水河之意。吴楚柏举之战,吴军以弱胜强决定性的击败了楚国,楚人伍子胥就是从这里借着吴国的刀戟踏上了鞭尸楚王的复仇之路。

    太平盛世黄冈密卷吸引了多少莘莘学子,战火当年麻城又接纳了多少落难之民。由于这里有天堑隔绝战乱,土地肥沃、物产富饶,当战火纷飞的时候,大量的移民便涌向麻城。在这些移民中,最多的便是江西人,所以今天我们麻城人总说祖籍江西,江西人和我们是老俵。这些移民造成的人口稠密使得麻城成为后来湖广填四川的重要源头。

    随着裱糊在墙上那一纸皇家诏书,正式的政府“填川移民”活动拉开了帷幕。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优厚条件或者压力,使得乡情难舍、故土难离的先民们,能够背井离乡踏上这一千三百公里的漫长移民旅途,只知道这里面有血、有泪,有哭、有笑,有失落、有梦想,也许,还有爱情。许多的故事撒落在这路上,许多的典故传给了我们后人。据说“解手”的说法就是因为这移民而来,移民不全是自愿的,有些人是被官府逼迫拴着绳子来的,在路上要上厕所,就高声喊我要解手,厕所上成了,解手这个词也就流传下来了。

    中国人对根的情意真挚而绵长,移民对祖籍地的怀念体现在二楼展厅中那一本本的族谱、一本本的县志上。在墙上我还看到了博物馆拍的几幅麻城照片,有弯曲的举水河,有古孝感乡的遗址歧亭镇旧街,有麻城的标志龟峰山。我在想,这哺育我的故土也一定会是先辈移民们魂牵梦绕的所在吧!

    移民为四川的发展注入了活力,带来了技术、人才,振兴了千行百业。同时,通过最早的民间邮政“麻乡约”,为移民架起了新家乡与祖籍地沟通的桥梁。一封封鸿雁穿越楚蜀鸿沟,一批批物资东来西往。在展厅的一角摆着一顶精致的小轿,竹木编制,刻画精美,说是清代“麻乡约”的文物。轿里曾坐过什么人呢,有远嫁荆楚的川渝妹子或倾情天府的湖北姑娘吗?如果有,那一定会是段精彩的佳话,编成故事又够些好事的导演拍上百十来集的了。

    出了移民博物馆,转到了禹王宫,手持巨铲的大禹威严的注视着前方脚下的浩浩长江。禹王宫的后面并排几个庭院都是木刻精美的戏台。开始我还和朋友说,如果今天我来建会馆,我会修上一排卡拉OK厅,让老乡聚会时可以资娱乐。后来一想,古时候的戏台不正如今天的卡拉OK厅嘛。今天的人们哼哼“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视作时尚,过去的先民不也是拖着长腔唱唱“红脸的关公战长沙”以为流行嘛。想想竟能与古人如此心有灵犀,不觉莞尔。

    在爷爷、祖爷爷辈们的“卡拉OK厅”后面有个匾额博物馆,一进门诱人的木香扑鼻而来,不用说,都是些珍贵材质雕刻而成的精品。这里总共有63块匾额,个个不同,幅幅精彩。或气吞山河、或朴实真挚,每一块都有来头,每一块都令人感叹。任何一块若是取去挂在自家门上,虽不能光宗耀祖,但至少也蓬荜生辉。

    在会馆的西区,上下相连座落着广东公所和齐安公所,分别是过去的广东人和黄州人所建。广东公所是个大的戏台,在整个湖广会馆中,这个戏台也是最大的。如今每天晚上都有雅客高朋来这里相聚品玩,契阔谈宴。华灯初上时,公所的门口挂上红红的灯笼,“小二”一声悠长的吆喝便把你带入了古老的时代,坐在古香古色的庭院里看变脸、听戏文,恍然隔世又似曾相识,实在是有品位的生活,只是价格也和这品位一样的高。

    齐安公所内有仿照当年陈设的厨房、卧室和客厅,还有展现生活场景的泥塑。据说当年同乡前来,会馆会提供免费的食宿,对于流落他乡的,还能给予救助,称为“襄义举”。我不禁想起杜甫的名句“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风雨不动的会馆,不就是杜甫笔下的广厦吗?只是唐代流落四川的杜甫,无缘清代这样的会馆罢了。有趣的是齐安公所的大门,是斜着开的,朋友笑着解释说这是人们所谓的“歪门邪道”。其实道并不斜,门也歪得颇有道理。大门的朝向是正对黄州的,这样的安排实在是匠心独运,我不觉也朝着那个方向放眼了一下我的故乡。

    整个会馆,不仅是民俗的万花筒,也是传统建筑文化的集大成者。无论是那飞檐上象征防火护宅的螭吻,支柱上象征慈禧踩着龙头的凤凰,戏台边上栩栩如生的十八罗汉,天井边象征事事如意的木柿子,庭院里雕刻精美的消防石缸,处处渗透着文化的底蕴,件件闪烁着艺术的光彩。难怪朋友说在这样的环境里呆久了,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建筑技术当是了然于心。诚哉此言!

    游历完毕,太阳已经快下山了,又将准备迎接新的一天。离开了会馆我在想,历史曾让湖广填四川这壮举繁荣了四川,而今政府又吹响西部开发的号角,立足西部、扎根西部、振兴西部,一批批的新移民将再次涌向巴蜀这片热土。这历史厚重的湖广会馆,将不仅记录着川鄂人民世代的深情与厚谊,也必将见证着巴山蜀水未来的灿烂与辉

Copyright © 2010 Cqhghg.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湖广会馆 版权所有

备案号:渝ICP备10202699号-1